一亩三分的天下

一亩三分的天下

Posted on April 19, 2020

有奖征文


后院一直有灰松鼠和黑松鼠出没,不过,从去年底又搬来一种棕红色体积小巧的小松鼠。

  

据说,小松鼠的记忆是出了名的差,百分之八十的食物藏哪儿都会忘了,所以一年四季他们都在一边东掖西藏,一边又急喉喉地四处奔跑搜寻。

  

通常,松鼠们各自串游,各玩各的,但有时候也会为争夺食物大打出手。不过,多半黑松会让步灰松,不知道是肤色等级还是凶猛的缘故。而小红棕鼠则永远是独进独出,甚是孤僻。

  

这几天气温开始噌噌噌的往上升,万物复苏,并迅速地萌动起来。是的,百草早已按捺不住那种敢叫山河换新装的豪情壮志,将整个后院和四周在十天之间,顷刻由暮气沉沉的老爹变成了嫩绿绿的小鲜肉,并静静地等候花仙子们的到来。

  

经过一个严冬的冰雪、狂风和冰雹的洗礼,前后院內,到处是枯枝残叶、黑黑脏脏的,一片狼藉。因为复活节和病毒的原因,市政府决定在最近要进行第一次树叶收集了,但是日子不定。于是,大伙纷纷出动,陆陆续续的将一大包一大包、一大桶一大桶的枯枝杂叶都排放在街边,等待政府部门前来清理。

  

乘着暧风,我也迅速行动起来。先是将苹果树、新栽的树和那些木本绣球花的小披风拆下,然后将那些长得比较娇小,被树叶团团围着保暖的花,用手一把一把,小心翼翼的将枯叶掏出来清理干净。

  

当然,我的的举动引起某些人的注意和反弹。首先,每次推开后门,或者拿着耙子去后院耙草,常和松鼠老弟短兵相遇,小松立刻停下急驰而来的步伐、哪怕是正在凌空飞跃,此时一定会展现出暂停状态,紧张的让空气瞬间凝住。

  

有一次,我正在耙树叶,小松突然从后坡上直冲而下,发现我的入侵,让他立马来了个急刹车,并伴着一声尖叫,四肢和头尾呈现了一个六角型,紧紧地贴在地面,然后用一双愤怒的眼神死死的俯视着我,大有一种视死如归,逼退入侵者的气慨。

  

大鹰哥早已不知去向,估计巳盖好新屋,带着娇妻过上了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的田园生活。

  

燕子们自从上次违反了小土豆禁令集会聚餐后,也已人去楼空逃之夭夭。

  

知更鸟依旧同进同出,沉浸在爱河的浪花之中。每当我在后院出现,那种你侬我侬的场景,顿时被我这盏电灯泡的光线给搅了局,让他俩浑身不自在,站在树枝上狠狠地瞪着我,甚是不爽!有时,他俩成双成对的飞回,撞见草坪上的我,吓得大声疾呼,然后怆惶降到邻居的草坪或树梢上,忿忿不平,侧目恕视,等着我知趣离去。唉!

  

后院坡上的足球场上,一群大白鸥正耸着肩、紧掖着一对翅膀、夹着小屁股,三三两两聚在一起,还时不时伸长脖子,不停地张望着我们之间的争纷,然后迈着一阵小步伐,展起一对好似大V的翅膀,缓缓的从头顶飘旋起飞,一掠而过,留下了一片片欧欧声在空中回荡 ?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!

 
《房东圈的故事》更多征文 ...

{{xyzcomment.Author}}

在线:{{xyzcomments.connectedNumber}}

本地登陆发表评论

或者登陆 Telegram 参与讨论


更多相关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