斗“熊”记 (2)

斗“熊”记 (2)

Posted on June 04, 2020

有奖征文

(二)

 

一个星期日上午,一辆车身上喷着家园害虫防治公司的小货车驶入三子家房前的车道。车上下来一个身穿工作服、手拎工具箱的瘦男人。瘦男人听罢夫妻二人的讲诉,在房前屋后转了一圈,又亲自爬进阁楼里查看,然后在客厅坐了下来,接过递上来的茶杯。瘦男人颇为肯定那个钻入阁楼里的动物就是浣熊,而且他发现了浣熊进入阁楼的入口,就在房子高低部位结合处的屋檐下面。别看浣熊个头大,但它身体柔软灵活,可以通过多种方式进入阁楼,比如屋檐下的通风板,每家屋顶上的通风排气口,通常仅用塑料盖封口,浣熊可以轻易地扒开钻入。有的客户的房顶生生被浣熊挖了洞,它那双尖锐的爪子甚至可以刨开房顶的木板。

 

瘦男人接着介绍他的工作流程。首先要把阁楼里的浣熊抓起来或者赶出去。浣熊一般胆怯,通常会躲起来,避免与人发生正面冲突。不过它们毕竟是野生动物,尤其是一窝子浣熊,守护幼崽的母浣熊会变得凶猛、富有攻击性。你们家这种情况,浣熊不常在阁楼里,可能在别处还有窝点。我们会在浣熊进入阁楼的入口处先装一个单向门,只能出不能进。浣熊不可能一直躲在阁楼里,它需要出去活动觅食,一旦它从单向门出去了,就回不来了。一旦确定浣熊不在阁楼里,我们会用铁条把入口封住,同时把房子所有可能的薄弱处加固,比如把房顶上的通风口用金属网罩住,以绝后患。通常浣熊知难而退,就会找别处安身了。

 

如果浣熊恰好在阁楼里,你们怎么对付它?三子好奇地问。

 

用这个把它套住,装进笼子里,转移到别的地方去。瘦男人晃了晃手里的一根金属套竿说道。



 

三子已经谈了三家处理野生动物的公司,他觉得这个瘦男人说话最靠谱。通常他会找华人公司做事,毕竟讲母语,好交流,而且价格也便宜。可是目前还没有华人公司开展这方面的业务,也难怪,移民没多久,还缺少这方面的生活经验呢。可一听瘦男人开口报价,三子纠结了,一千刀啊,平时到超市买个菜还要精打细算一番呢。瘦男人看夫妻俩不吭声了,不勉为其难,起身告辞,临走还大度地留下一盘光碟,说是关于浣熊的,免费送给你们看看。 望着瘦男人离去的背影,三子感叹,真是一分钱一分货,要是不差钱,让人家把活干了,不就结了,何苦操这份心。一想到一个破浣熊就要花一千大刀摆平,三子心疼得得牙根发紧。

 

不信我还收拾不了你一个畜生。我要放大招了!他对老婆狠狠地说到。

 

这一天老婆下班回家,一路上她心里美滋滋的,今天是她的生日。那晚上三子说要送她一份特别的生日礼物,所以她心里一直期盼着那份惊喜。

 

一进门,老婆就闻到一股子煎炒烹炸的香味。三子扎着围裙,满脸油光从厨房里迎出来说,洗手吃饭了。

 

他们原打算到外面吃顿饭庆生。这天二个人都上班,上了一天班,谁还愿意忙碌做饭。后来决定还是在家吃,三子主动请缨做饭,说还是在家里吃得实惠。老婆知道他还是为了省点开销。饭店的饭菜贵,而且每次吃完觉得也就那么回事,三子撇撇嘴说,还不如你做的可口呢。晚餐比平时多添了两个菜,三子特意做了老婆爱吃的油焖大虾。饭菜上桌,夫妻举杯对酌,四下一望,屋子里空荡的,面前的餐桌还是当初住公寓时买的那张单薄、简易的桌子,配着几把折叠椅。

 

灯下二人举筷相对,心里还是涌起一种家的温馨。

 

三子有些酸溜溜的地说:明年你过生日,家里布置好了,请朋友来,热闹一下。

 

老婆说:是啊,去年老赵买了房子请我们过去乔迁新喜,这回我们买了房子,怎么也要回请一下。

 

三子说:老赵不是买房一年多才请客吗?不把家里弄得像样些,谁好意思请别人到家里来。

 

说到这里,夫妻俩沉默下来。现在他们有空就去逛家具店,盘算着该买的各种家具。买房后手里没剩下几个钱了,每个月的房贷、地税、保险、水电各种固定开销却是雷打不动。通常两个人不管谁过生日,另一个人都会买个生日蛋糕回来。两个人都爱吃西人超市里卖的那种奶酪蛋糕,上面铺了一层新鲜的水果,下面的奶酪香甜可口,平时不舍得买,过生日的时候才满足一下。

 

饭后收拾完碗筷,却迟迟不见生日蛋糕上桌。老婆心里有些不满,鲜花不买就算了,蛋糕总要搞一个吧,终于忍不住开口:你不说有生日礼物给我吗?

 

别急,礼物在这里。三子笑嘻嘻地说,不知从哪里拖出一个大纸壳盒子。

 

老婆好奇地拆开盒子,里面是一个奇怪的铁笼子,不禁花颜变色,气恼地踢了一脚说:这就是你给我的生日礼物!

 

三子不慌不忙地说道:老婆大人息怒,容我道来。我知道你这一段时间以来晚上睡不好觉,还犯了头疼病,如果我给你买一个礼物治好你的病,你高兴不高兴?

 

当然高兴,可跟这个铁笼子有半毛钱关系吗?老婆余怒未消。

 

有啊,是什么原因让你失眠头疼?还不是阁楼里那个讨厌的浣熊闹得吗?如果我把它搞定了,你的毛病不就治好了吗?这个铁笼子是专业捕兽笼子,就是用来对付浣熊的。鲜花美丽,可过些日子就凋谢了,变成垃圾箱里的废物;蛋糕美味,可进到肚子里就变成了一坨屎。我送你的这个礼物却能够去除你的心病,整晚高枕无忧,你说好不好?

 

老婆没词了,嗔怪地说:你就嘴好,当初搞对象就被你忽悠了,一直到现在。前阵子什么樟脑球、辣椒水、超声仪也用了,哪一个管用?这个铁笼子恐怕也不便宜,别落得竹篮子打水一场空。

 

三子见老婆脸色缓和,安心了。多年的夫妻,他把得准她的脉。他把她搂进怀里说:以前我们的战术是战略防御,现在我们的战术则是战略进攻。你想,如果我把浣熊给逮住了,那还用请什么公司,这一千大刀我们干点啥不好。笼子是我在Home Depot买的,如果不管用还可以退掉呢。

 

经三子这么一说,老婆豁然开朗。于是夫妻俩打开说明书,开始兴致勃勃地研究笼子。

 

老婆问:我们用什么做笼子里的诱饵呢?

 

三子回答:浣熊是杂食动物,什么都吃,我在网上查过了,这个它肯定喜欢。三子晃了晃手中的一个塑料袋,里面是一颗颗黄色的小球。

 

 “这是什么?老婆问。

 

猫食三子答。

 


这天一早,三子还没起床,老婆就冲进卧室,把睡眼惺忪的他从床上拽起来,一脸兴奋地喊到:逮到了!

 

三子本来还迷迷糊糊的,老婆的话像一针兴奋剂扎进他的血管里,他腾地一下从床上蹦起来,跟着老婆来到外面。那个捕兽笼子就安置在车库侧面排水管旁边的地上。一只棕褐色皮毛的动物夹着一条花纹大尾巴蜷缩在笼子里,肥大的身躯几乎占据了整个笼子。果然是一只浣熊。

 

老婆问:怎么处理这家伙?

 

三子心里也没主意。这些日子他只是盘算着怎么逮浣熊,还没想过把大雁射下来以后,怎么吃的问题。

 

三子戴上胶皮手套,走近笼子,蹲下身来打量他的俘虏。长这么大,这是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观察野生动物,不是关在在动物园里的。他的心情既兴奋又有几分紧张。笼子里的浣熊并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张牙舞爪的,而是耷拉着脑袋,怯懦地地趴在那里。它的皮毛干净,毛茸茸的,油光发亮,像被人照料过的宠物。突然它抬起头,与三子目光相对,那不是动物野性的凶光,更像似一个受到惊吓的孩子,投给他委屈求助的一瞥。三子一下子怔到了,心里像被一根羽毛软软地划过,生出一种莫名的怜悯,这些日子在他心中集聚的愤恨似乎被那个温柔的眼神化解掉了。他甚至产生了一种内疚感,抱歉把它关起来,剥夺了它的自由,它不过是个做错了事的小孩子。

 

 “别靠那么近,小心它挠你。老婆提醒道。

 

三子一下缓过神来,站起身来。笼子是一根根铁条制成的,浣熊的爪子还是可以从铁条间的格子伸出来的。他眼里看到的又是一只浣熊了。

 

我可不敢碰它,你自己看着办吧。老婆说完,转身回屋了。

 

三子抓起笼子上面的把手,打算把浣熊移到车库。他拎着沉甸甸的笼子还没走出两步,笼子由于浣熊的重量变形,门栓的机关松动,笼门一下子打开了。还没等三子反应过来,那只浣熊就跳了出去,肥胖的身躯连窜带跳,以超出他想象的灵活逃进了后院,留下他一个人拎着空笼子站在那里发呆。

 

老婆责怪他没用。三子辩解那是笼子的问题,他接着说:跑了就跑了吧,看那肥胖的肚子,可能是一只怀孕的母浣熊,怪可怜的。

 

老婆挖苦道:没看出来你还有付菩萨心肠,你是想开个收容所,让它到我们头顶上生一窝小崽子呗。

 

老婆的话让他猛然清醒。他想起彼得跟他说过的,如果一只怀孕的母浣熊在他家阁楼里做了窝,他们的麻烦可就大了。三子认真研究了一番这个捕兽笼子。原理很简单,长方形的笼子一头是入口,笼子中间有个踏板机关,当动物走进笼子,试图吃笼子另一端的诱饵时,就会踩上踏板,触动机关,身后的笼门就会自动关上,困住动物。看来笼子本身还不够结实,如果承载过重,就会导致笼子变形。如果下次再逮到浣熊,务必要用铁丝把笼门的结合处绑牢才能行。

 

吃一堑长一智。三子测试了机关踏板的灵敏度,确保笼门关闭无误后,补充了猫食诱饵,把笼子放回原处,守株待

 

一天早晨他突然发现,诱饵盒里的猫食没了,可笼子门却没有落下。不过诱饵盒明显被移动了。一定是那只被逮过的浣熊长了记性,停在机关踏板前,伸长爪子把笼子另一头的诱饵盒拉过来,然后全身而退。三子找了个可乐易拉罐从中剪开,钻了两个孔,把易拉罐用铁丝固定在笼子的后壁上,装入猫食,心想这回你就没办法把诱饵盒轻易拉到你的面前了。他一边做一边哼着小曲:哎,浣熊你大胆地往前走啊,往前走,别回头

 

可几天后,结局仍令他沮丧。诱饵盒里的猫食又没了,笼子门仍然没有落下,不过被铁丝固定的易拉罐被拉扯破了。难道浣熊已经彻底识破踏板是个机关,学会避开踏板把诱饵取到手?三子在网上查了许多关于浣熊的资料,一些关于这种黑眼圈动物的实验报道让他感到有些惊讶。浣熊是一种非常聪明的动物,它的智商可以超过三岁大的孩子,它的学习能力和记忆力比狗还要强,所以它们可以轻易地打开垃圾桶觅食。

 


三子觉得他和浣熊之间仿佛在进行着一场无声的较量,浣熊不止是一个动物而已,而是一个下棋的对手。诱饵盒里的猫食一粒不剩,说明浣熊一定非常喜欢这种食物,这是它难逃的弱点。于是他对诱饵盒重新进行了一番设计:找一个新的易拉罐剪断,重新把猫食放进去,用钳子把铝皮罐的敞口夹紧,只留下一个小口,这样浣熊可以闻到里面的食物,可它的爪子却伸不进去。这回三子用几道铁丝把诱饵盒牢牢地固定在铁条上,确保浣熊不能轻易地把诱饵弄到手里。

 

一切就绪,三子的脑海中浮现出这样的画面: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,那只浣熊托着肥胖的身躯鬼鬼祟祟地走来,在食物的诱惑下它走进了笼子,在机关踏板前停下来,小心翼翼,不去触碰脚下的踏板。它探身伸出爪子,却无法取到金属盒子里的食物,也无法把那个绑定牢固的盒子扯下拉到面前。它甚至能通过盒子露出的小口闻到那一粒粒黄色的小元宝,阵阵飘香,诱惑呀!心急呀!可是任凭它怎么折腾,小元宝还是取不出来,它不禁抓狂了,不顾一切地扑了过去,忘了脚下的机关,只听得啪嗒一声,身后笼子门落了下来。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,浣熊同样难逃。想到这里,三子不禁得意地笑了,他仿佛看见被困在笼中的浣熊恼羞成怒的样子。他就像是一个站在绳圈内的拳击手,耳听得的一声铃响,下一个回合又开始了。

 

三子仍然像往常一样上班、下班,吃饭、睡觉,可是心里多了一份牵挂。每天他都要跑到外面,查看笼子的情况。老婆说,你什么时候这样惦记过我?三子置之一笑,他像一个读者按捺不住想知道故事发展的结局。可是他没想到还是一个令他沮丧的结局,盒子里的猫食没了,这次笼子门落下了,可是浣熊却不在里面。三子纳了闷:为什么笼子门关上了,却没把浣熊困住?

 

老婆看他整日闷闷不乐的样子就劝他:算了吧,你跟一个动物较什么劲,咱们还是花钱免灾,让动物公司来处理吧。

 

老婆的话激起了三子的斗志。从小到大,他都是不服输的,现在怎么能败给一个动物。他蹲在笼子前面反复琢磨,易拉罐被彻底撕裂开,按照设想,显然浣熊费了大劲才吃到诱饵,一定踩上了踏板,触动了机关,可它怎么出去的呢?他仔细查看,发现笼子上壁的铁条有些变形,还有粘着几根棕毛。他想象被困在笼子里的浣熊,前冲后撞,上串下跳,拼命挣脱的情形。他试了试关上的笼门,无论怎么用力,也是撞不开的。如果浣熊向上猛撞呢?测试结果,笼门松动开了。他进一步发现,笼子后壁的连接处不是焊死的,只是用铁钩套住,如果强力冲撞,铁钩也可能脱落。现在明白了,他的思路是正确的,只是由于笼子设计的缺陷让浣熊挣脱逃掉了。

 

他跟老婆汇报了他的研究成果。老婆夸赞他:你应该去当警察呀!笼子设计有问题,我们可以理直气壮地退货。

 

三子说:市面上就这么一种捕野笼子,如果退了,还拿什么捉浣熊,你别管了,等着前线胜利的消息吧。

 

三子将笼子设置好。这次他做了两个改进:用粗铁丝把笼子后壁的连接处绑牢加固,又在笼子上面压了两块沉重的混凝土砖头,确保笼子的抗冲击性。

 

小样的,放马过来吧。他对着安放好的笼子说。

 

这天凌晨,三子忽然被外面传来的一阵动物奇怪的叫声惊醒。那好似一种呼救的叫声,尖锐而急切。他一骨碌爬起来,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浣熊。他披上衣服,打着手电来到外面,果然,笼子里一只浣熊正上串下跳,团团乱转。他不禁心花怒放,看你个孙猴子还能跳出如来佛的手掌心。吸取以前的教训,他先用粗铁丝把笼子门连接处绑牢,然后把笼子提到车库里。回到卧室,老婆也醒了,迷迷糊糊地问他发生了什么事。他说没事,天还早,继续睡吧。

 

三子躺在床上,可满脑子兴奋,再也睡不着了。天亮了,老婆睡醒起床后,三子把她拉到车库,说看看我给你的生日礼物。老婆一看也心花怒放。出乎他们的意料,笼子里的这只浣熊并不是上次他们逮住的那只大肚子浣熊。这只个头小得多,灰白相间的皮毛脏兮兮的,身上散发着一股子的臊臭味。它在笼子里躁动不安地走来走去,呲牙咧嘴,一双小眼睛从黑眼圈里恶狠狠地盯着他们,充满敌意。老婆不禁打了个冷战说,它一点都不好玩,你赶紧把它处理了吧,我可不想再看见它了,让我浑身起鸡皮疙瘩。

 

上午开会时,三子心不在焉,没有几句话进到他的耳朵里。他在心里思量怎样处理这个烫手的芋头,以前光琢磨怎么射雁,没想过怎么烹雁。前面讲话的印度主管表情夸张,吐沫星子乱飞,活像舞台上滑稽的小丑。三子觉得这个家伙就像讨厌的浣熊,时不时地招惹他,跟他过不去,要是能变个魔术让这个一脸坏笑的家伙从他从眼前消失该多好。

 

下午三子坐在办公桌前,眼盯着电脑屏幕。水淹、活埋、毒死?一个个方案掠过他的脑海。他在市政府网站上查阅了关于野生动物的相关信息。在这座城市里,浣熊是受保护的野生动物,不可猎杀,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把浣熊转移到别处。可市府规定:捕捉到的浣熊要在一公里以内的范围放生。原因是浣熊已经熟悉了现在的生活环境,如果被放生到新的地方,可能找不到食物和水源,会因为不适应新环境而死亡。而且如果浣熊生病了,会携带细菌和病毒,会导致疾病的传播,比如狂犬病。三子心想,一公里内我把它放了,它很快不就又回来了吗?不知道谁制定了这种狗屁规定,让浣熊在你家阁楼里安家试试。

 

下班回家后,三子来到车库。关了一天没吃没喝,笼子里的浣熊蜷缩成一团,不似早晨那样嚣张了。三子用棍子狠狠地捅了它几下,以解这些日子的心头之恨,还把它耷拉着的脑袋强支起来,用手机拍了张照片,嘴里说道,小样的,让我也消遣消遣你吧。然后他用一个旧床单把笼子包起来装到车上,开车上路了。以前他开车时看见路上被压得支离破碎的动物的尸体还心存怜悯,现在只是冷漠地地碾压过去。他上了高速,特意兜了几圈,最后把车开到四十公里外一个湖滨公园。他打开笼门,看着他的烦恼,一溜烟地从笼子里逃出来,消失在不远处的树丛中。

 

三子回到家,脚步轻盈,迈上台阶。门口的那棵玉兰树,满树繁花开放,煞是好看,为何往日里不见树的美丽?

 

老婆弄了几个下酒菜,以示庆贺。一杯小酒下肚,老婆脸上泛起了红晕,好久未见她眉头舒展的笑容了。晚上夫妻俩人躺在床上聊了好一阵,多是关于浣熊。不过他没有告诉老婆,市政府有关浣熊的放生规定。老婆过于本分,知道了难免跟他唠叨。

 

那晚,夫妻两人睡了一个好久未有的安稳觉。

 

三子做了一个梦。在梦里,他的印度主管变成了被关在笼子里的浣熊, 隔着铁笼,可怜巴巴地望着他,他一脸坏笑。


{{xyzcomment.Author}}

在线:{{xyzcomments.connectedNumber}}

本地登陆发表评论

或者登陆 Telegram 参与讨论


更多相关内容